Skip to content

Gavin Corbett《闪着莹莹绿光的头盖骨》(节选)

节选自《闪着莹莹绿光的头盖骨》,作者Gavin Corbett

当Jean Dotsy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在一个周六的下午,一架美军飞机从边境飞来,极速地冲进了沼泽中,她的哥哥Patrick周末的时候在那里充当临时工。这个飞行员,一个有着棕色头发,长着一张能大有作为的脸庞的的飞行员从飞机中毫发无损地爬了出来。飞机着陆的时候犁起了一大卷草皮,并陷进了草皮中,严重损伤了机鼻。Patrick观察着飞行员,他狂野中带着一些恐慌,手臂上挂着一些草皮,正将手上草皮堆到飞机残骸上。当意识到被注视后,飞行员转过头,看到Patrick正看着他。

“孩子,帮帮我-快点,拿上你的铲子。”

Patrick是一个高大强壮的小伙,但是要掩埋这个庞然大物还是一份艰巨的工作,而且它的一只机翼支还在空中。

“机翼怎么办呢?” Patrick问-一只机翼已经损毁脱落,并掉落在了50码之后的地面上。

“天哪,”飞行员说道,之后他们两人跑去将断落的机翼掩埋了起来。

当掩埋工作进行得差不多时,天光也变暗了,飞行员问Patrick是否有地方可容他今晚藏身。Patrick将他带回了几英里之外自己的家中。飞行员向Patrick和Jean的父母解释道,作为一个美国人和盟友,他对他们没有威胁。

“从技术层面说,你不是盟友,” Dotsy先生说。“为这位军人做些司康饼和咖啡吧,”他对Dotsy太太说到,接着在他消失半小时之前他又对飞行员说,“年轻人,去洗漱下吧。”

之后,和Dotsy先生喝了一杯后,名叫Joe的飞行员将小Jean放在他的膝盖上玩耍,他那晒成褐色的脸庞,尖尖的鼻子,并不难看的皱纹,洁白的牙齿,以及牙齿和嘴巴在他脸上组合呈现的方式,在Jean之后的记忆中被描述成了“傻乎乎的”。

“我正在为像您女儿这样的人战斗,”他对Dotsy先生说。

他身着Patrick的长秋裤和黄色的套头衫自在地坐着,虽然衣服对他来说都太短小了。两个男人面对炉火坐着,喝酒喝得昏昏欲睡。在他们身后,Patrick全身只穿着飞行员的夹克坐着。

过了一会儿,Joe说:“我在这里就感觉在家一样。我相信我的祖先来自于爱尔兰的另一个角落,但现在我感觉他们就在我身旁。”

收音机里传来了伟大的John McCormack的声音,虽然已过了他的全盛时期,但目前仍名声大噪。正在播报的音乐会是他在英国举办的为战争胜利筹款的系列音乐会之一。Dotsy先生说他“已经不能自如地在他曾能胜任的更高音域间转换了,原因是,他已不再年轻且被他繁重的行程所累”。虽然嗓音甜美,缺乏之前的雄浑嘹亮,但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丰富感,唤起了舒适美好的记忆,就如在日子好的那几年吃的阿华田或烤焦的橘子酱,当一段竖琴的声音穿过曾经宏大的音乐厅和苍白的梅登斯酒店跨越海洋在他耳边响起时,飞行员的内心似乎更平静了。

“我想我的收音机对他还算不错,” Dotsy先生说。

他着迷于机器的运作,禁不住自夸他是如何把零件套装组装成收音机的。他是一批定期在奥马聚会的爱好者中的一员。

前门传了一声有力的拍打声。Dotsy从椅子上站起来,用手示意Patrick不要动,神情淡然地离开了房间。之后他带着两位戴着头盔的当地保安队警官回来了。

“抱歉,Joe,” Dotsy先生说,“我有义务向当局通报你的到来。”

其中一个警官,身高不足5英尺,陈述道:“中立国将扣留在其土地上或水域内发现的所有战斗人员,直至敌对行动结束。”

Joe,像屋子主人一样镇定自若,平静地从座位起身,向Patrick要回身上的夹克和装在洗衣袋里剩余的衣服,被两位警官带离的时候说 “再见,Dotsy先生。”

大约两周后,Dotsy太太打开房门时,再次看到了Joe。这一次他看着并不自在和镇定,反而状态很悲惨痛苦。

“我骑着自行车一路从基尔代尔沼泽营到这儿,Dotsy太太。”

一辆自行车倒在车道上,Dotsy太太不敢想象他是怎么获取这辆自行车的。

Joe仍然穿着他的飞行员套装,全身糊着沼泽的稀泥,就像他第一次到达Dotsy家的那副样子。尽管他满身污秽,尽管他神色凄惨,他仍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巨大诱惑力。

“我不确定我是否应该收容一个逃犯到我家里来,Joe,” 虽然Dotsy太太这样说,但还是收留了他。

几分钟后她让他脱下脏内衣裤,又换上了Patrick的套头衫。她注意到他是如何紧张地发抖的,以及在这过去的两星期里,他是如何在某种程度上获得又失去了自己清晰的头脑的,就像沙滩上的一块干枯了的木头。之后她从外屋给他拿了一瓶酒,里面是清亮的液体。

“这是我的秘密药方,Joe。由马铃薯制成,加了一些丁香油来麻木喉咙和蜂蜜来顺滑。这可能使你放松下来。但要适量。”

当Patrick从学校回来的时候,她对Joe说到:“我需要出去一会儿,但是Patrick和小Jean会照看你。”

Dotsy太太提起车道上的自行车,骑上了路。

45分钟后她回来了。乔又因悲痛而发疯,在客厅的小空间里来回踱步。Dotsy太太从他身上夺下那瓶珍露,暂时藏在梳妆台里。两个孩子吓得要命。Jean坐在厨房桌子下哭泣。通常大胆无畏的Patrick,此时也坐在桌子旁摇头说道,“妈妈,抱歉我在沼泽地认识了那个疯狂的牛仔。”

不久之后,Dotsy的车驶入车道。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两个当地治安队的警官。他们的到来似乎使Joe平静了下来。

“好了,Joe,好了,” Dotsy先生试探地向这位年轻的飞行员走去,一直盯着他,同时军官们各自一边摆出一副钳形守卫的架势。“你怎么回来了?”

“我只是顺便拜访下,先生。我又到了沼泽地。”

“但是你从沼泽地一路到了这里?”

Joe后退一步说道,“Dotsy先生-我们能不能喝一杯,我们所有人一起?”

Dotsy太太插入说道:“还剩着一些黑啤在楼梯下面。”

这时Dotsy先生将手放在Joe的肩上。

“遇到什么事了,孩子?”

Joe向后陷进椅子里说到,“该死的。”

他将双手放在桌子上,在他面前将指节捏得由白到紫。他向下看,然后望向远方。

三个男人拉开了厨房剩余的椅子。Dotsy太太打开了五瓶黑啤。

“你怎么逃脱的?” Dotsy先生说。

“不存在逃跑。我可以随意来去。他们给了我一座营地上的小屋。所有的犯人都有小屋。我和三位同性恋英国水手同住,他们从H.M.S. Pluck号上的甲板跳下来。在我们小屋周围有一个小尖桩栅栏,栅栏后面有一个小女贞树篱。在栅栏和篱笆中间有一扇吱嘎作响的小门。花园里有一处玫瑰花丛-两处玫瑰花丛。过去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就进城去。该死的。”

“这是你第二次说这个了,”矮小的警官说到。“Dotsy先生不会想听的。”

“没关系,Marky,” Dotsy先生说。对着Dotsy太太他说:“你能在里面生个火吗,孩子妈?”

“没人看见它,” Joe厉声说到。“这里没有紧急状况。这是玫瑰花园和女贞树篱。”

“此时此刻,” Dotsy先生说到。“沼泽营地是基于英国贵格会模式建造的,不要让它愚弄你。” 爱尔兰人民人用石头辛勤劳作,变得坚强并且准备好了,相信我,来对付希特勒,不管何时他的长靴踩上这片土地。”

“或者那几个英国人,如果他们再来的话,” Marky说。“我们会在班诺河畔等候,巡查。”

“天哪,不,该死的,没人理解,上帝!希特勒将在一年内自杀。他不是我们现在要担心的敌人。有一个更大的敌人在等待着我们。”

“那些共产主义者,” Marky坚定地说。

“不是!” Joe说到。“不是那些共产主义者!共产主义者甚至还不在波兰!”

“汉尼根神父不是这么说的,” Marky说,“他说共产主义者无处不在。”

“这里到处都是敌人!他们来了-现在-在爱尔兰-甚至可能刚到门外,” Joe指着后门说着。

他转头看向房门,以那种方式沉默地坐了几秒钟。

他说,“我们可以移到另一个房间吗?”

“现在你只能坐在这儿回答我们的问题!你正在接受审问!” Marky说。

“你并没有在接受审问,” Dotsy先生说着,已经从椅子上起了身。

“有什么想问他的吗,Rory?” Marky对那个稍高但仍然很矮的警官说。

“没有,”Rory说。

“进来,”Dotsy先生说。

在火堆旁,Joe诉说了一个奇特的故事:

“自从我们部队到达北爱尔兰,我们的设备就出现了麻烦。我告诉过你吗,Dotsy先生,有几位非常有经验的工程师和我们一起工作。工程师和飞行员,以及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技术员,都并肩而行。但是那里还有一些东西。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它 – 或者它们。两个火花塞失踪了,这是我们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最开始我们可以处理。但之后很多火花塞开始失踪,我们停止了对这件事的诅咒,我们越少诅咒它,失踪的火花塞越多,看起来就越不祥。更奇怪和更加不祥的是,火花塞需要更换的速度比我们的工程师可以更换的更快。情况持续下去,电路的某些部分也将会丢失。但通常这些会直到我们的飞机飞在空中时才被发现。然后他们会立即返回基地,在工程师可以创建替代品之前,这些部件也将被替换。然后与绝密项目相关的部件开始丢失并被替换。与无线电控制的飞机相关的物品。每一个新物件的失踪和持续替换都使基地笼罩在了更强的不安和沉默之中。这些事在视线之外发生得越来越多,但我们也越来越少讨论了。在我们内部,蔓延着强烈的不安。大家都在交相谈论一个明确的新的威胁。我是无线电控制计划的测试飞行员。我们要将配有爆炸物的老式轰炸机引导到安全高度,然后人员跳伞离开飞机,之后飞机将被遥控飞行。在沼泽中的那架飞机是我们的试飞机之一。我们已经剥去了非必要的设备并装上了假的弹药。无线电设备主要位于整流罩下方。前一周在空中时我注意到了整流罩。在飞行中,先生们,有一种现象,即快速移动的空气会呈现出黑色边缘。当空气团与机体相撞时,你会看到它们流经机体的表面。原本黑色的空气应该顺畅地流进和流出整流罩的凸面板,在这之前,它在一个看不见的人形模样周围升起。我可以制造出这种人形样式,你瞧,通过周围流动的黑色空气。我可以看到它将整流罩拉得更远。我没有选择,只能快速迫降飞机。一旦它进入沼地,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尽可能地隐藏飞机。很明显,你的儿子和我,Dosty先生,并没有把它藏好:今天下午,我发现飞机上的泥浆依旧,但飞机内部所有的设备都被挖空了。

两位警官和Dotsy先生对这个科技故事深深着迷,聚精会神地听着Joe的故事。在Joe讲完后他们还沉浸回味了几分钟才打破沉默。

Rory,那个高个警官,说,“在几个世纪里,sheeha或deenie ooshla在这个地区都以修理车轮而闻名。 他们可以控制物体的运作。 修理轮子是他们帮忙的一种方式,但有时他们会为了恶作剧而损坏东西。 他们了解材料,但他们从来没有用它来造成过实际伤害。 他们是可怜的人。 他们就像我们这个世界的囚犯。 他们可怜,是因为他们的需求,而且经常他们发现需要从我们身上获得这种需求。 他们已经适应了人类的世界,并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做出了一些改变。 如果你所说属实,那么我们将可以看到一个新时期。”

“一个新时期,” Joe平静地说。 “嗯,我感觉到了。”

当他们喝完啤酒后,Joe收到了从洗衣袋拿出来的仍然肮脏的衣服,但都被Marky和Rory没收了。 他没有再回到Dotsy的房子,但是他的名字在战争结束后的多年再一次被提及,消息传回说,在战时,可能在Dotsy一家人遇到他之后,当他驾驶飞机经过英国布莱斯河口时丧身在了爆炸中。

战争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当Jean是一名成年的女学生时,一个名叫Petticoat Loose的生物在这个地区游荡,把孩子身上的医疗用具都带走了。 十二个男孩的尺规被拿走了。 一天,Jean和一位朋友沿着一条小巷走回家时,这位朋友被Petticoat Loose抓住了,并拖进了灌木丛中。 在此过程中,朋友的电子助听器被拿走了。最后,好歹,Petticoat Loose被无形的力量驱逐到了红海口,在那里她把时间都花在了推翻船只上。

后来,当通过获得的信息再次回想时,Jean认为:精灵们是和我们一起进步的,从轮子到飞机引擎再到电子助听器。

纵情欧洲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豆瓣

下载第二届中欧国际文学节活动手册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