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新闻稿:安德烈斯·巴尔瓦对话Btr:关于文学、黑暗和创伤

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5日下午7点,第五届中欧国际文学节上,西班牙作家安德烈斯·巴尔瓦和作家Btr以“童年、真相和创伤 —— 深入黑暗”为主题展开对谈,学者戴潍娜担任本次活动的主持。

 

西班牙作家安德烈斯·巴尔瓦以小说《卡蒂亚的姐姐》广为人知,2020 年理想国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小说《小手》和《光明共和国》。巴尔瓦曾获得诸多奖项,并在2010年被格兰塔杂志选为“最杰出的西语青年小说家”之一。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略萨这样评价巴尔瓦:“早已创造出了一个完美的世界,早已拥有了一门与其年纪毫不相称的精湛技艺。”

 

中国作家、译者Btr出版有《迷走·神经》和《意思 意思》,译有保罗·奥斯特《孤独及其所创造的》、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的《樱桃的滋味:阿巴斯谈电影》等作品。

 

活动最开始,戴潍娜邀请Btr和巴尔瓦朗读一段自己的小说。巴尔瓦用西班牙语朗读了小说《光明共和国》的第一章节选,Btr则朗读了几个段落,来自发表在《小说界》上的短篇小说《上海胶囊》。戴潍娜认为他们的小说打破了虚构的边界,带给了她奇妙的阅读体验。

 

接下来,戴潍娜提问了两位作家对彼此作品的感受,Btr认为“游戏”贯穿了巴尔瓦的《小手》和《光明共和国》,当游戏变成某种现实时候,世界也变得惊悚,这对理解巴尔瓦的作品十分重要。巴尔瓦则认为Btr能够把对大自然的好奇心和生活可以融入到作品中。

 

此外巴尔瓦还谈到了视角转变对阅读体验的影响。例如,《小手》取材于真实的故事,在孤儿院内,年仅五六岁的小女孩杀害了别的小女孩,还把她当作玩偶。虽然巴尔瓦一开始觉得很惊悚,但视角转换后会觉得它也是一个充满爱的故事。此外,巴尔瓦还谈到了“童年”的概念。巴尔瓦认为,无论是对自己和大众认知的童年,并非一直是被保护的,“快乐的童年”也只是一个现代的概念。

 

Btr认为艺术活动的开展对自己创作产生了影响,刺激了他的灵感,一开始他将艺术评论写成小说,或是将小说再改写成艺术评论。对此,巴尔瓦认为小说家能够与艺术家合作十分美妙,“能够玩起来”对于作家来说非常的重要。

 

在谈及文学是否衰落以及文学的边界时,巴尔瓦认为关于“文学是否衰落”这一问题已经被讨论了很久。尽管越来越多人开始创作,人们却觉得文学在消亡,这其实也代表了人们内心潜藏的恐惧。一方面,文学的主体似乎发生了改变,边界变得模糊。另一方面,人们聚精会神的读书的机会也随之减少,人们会面临很多其它的诱惑而非而非阅读小说。但是,巴尔瓦认为这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因为对于作家来说,会让想要表达的东西变得更加的准确,更能聚焦自己的创作。Btr则笑称,文学像猫一样有很多命,不会轻易死掉,但是它需要自我更新,而巴尔瓦的作品中恰恰就能体现这种更新。

 

本次对谈也紧扣了第五届中欧国际文学节的主题“复苏/省思”。戴潍娜问到了新冠疫情对创作的影响。

 

Btr觉得新冠很容易成为划分生活的分界线,他相信之后会出现很多关于新冠的小说。巴尔瓦回想,新冠疫情爆发前,自己刚完成上一部作品。他很难以想象如果上一部作品没有完成,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因为新冠疫情就像战争一样,会对人们的思想产生深远的影响和变化。人们可以在以后回看这几年的作品,会发现新冠带来的影响不光是死亡和灾难,还有思想体系的坍塌。

 

在读者提问环节,有读者问二位对文学、创伤、记忆的看法,是否可以用文学治愈创伤。

 

巴尔瓦认为每个人的想法并不一样,体验、反思、合适的措辞是讲述故事的重要元素,但有时候人们处于保护自己的理由,也会说谎。当谈论事实变得困难,事实就变成无法触及的感受,人们接触到的也只是事实的影子。只是在一个更开放的社会中,这种感受就会更为接近事实。

 

中欧国际文学节已经举办了4届。每年的文学节,中国作家与欧洲作家就生活、社会的各层面,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与探讨。第五届欧洲文学节也将继续在中欧关于文学的对话中,碰撞出思想火花,给予读者启发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