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新闻稿:奥斯瓦兹·泽普里斯对话王苏辛:拥抱文学缪斯





北京时间2020年12月3日星期四晚上七点半,第五届中欧国际文学节展开了第二十二场文学对谈,由拉脱维亚作家奥斯瓦兹·泽普里斯对话中国作家王苏辛,对谈主题是“拥抱文学缪斯”。

 

作家如何寻觅文学缪斯?从历史事件或周围的日常世界中,作家从何处、如何汲取灵感?是什么从身心和情感上打动了作家?在这个活动中,我们邀请两位获奖作家来讨论他们的创作过程。奥斯瓦尔德·泽普里斯是一位自由派记者,长短篇小说作家。他的小说《公鸡山的阴影下》获得了欧盟文学奖,目前正在被翻译成八种语言。王苏辛曾出版多部故事集,荣获了“西湖 • 中国新锐文学奖”、紫金·人民文学之星短篇小说奖等奖项。主持人是睿墨涵。

 

王苏辛,1991 年生,曾在《收获》《人民文学》《芙蓉》《西湖》《锺山》《青年文学》《小说界》《青年作家》等刊登小说若干。曾获第七届“西湖 • 中国新锐文学奖”,第三届紫金 • 人民文学之星短篇小说佳作奖,首届燧石文学奖短篇小说奖。已出版中短篇小说集《象人渡》《在平原》等。

 

奥斯瓦兹·泽普里斯(Osvalds Zebris)是拉脱维亚作家、记者,拥有经济学硕士学位。赛布利斯曾从事公共关系和传播领域工作,并担任多家报纸和杂志的编辑。他的第一本书——短篇小说集《网中的自由》(Freedom in Nets)为他赢得了读者的喜爱,也使他得了一年一度的拉脱维亚文学奖最佳新作奖(2010)。《公鸡山的阴影下》(In the Shadow of Rooster Hill)完成后,连同历史系列小说《20世纪的拉脱维亚》(We. Latvia. The 20th Century)出版,1905年的时候,拉脱维亚还是沙俄帝国的一部分。他也凭借此书赢得了欧盟文学奖,这本书被翻译成了八种语言。小说《木屋里的人们》(People of the Wooden House)讲述了发生在里加最古老的街区的一个奇怪木屋里的神秘故事,“木屋”也是故事中一个活生生的角色,它影响着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引起了各种神秘故事的发生。奥斯瓦兹·泽普里斯也是拉脱维亚作家协会的一员。

 

对谈一开始,两位作家首先回答了主持人提出的几个问题。主持人提问:“您相信神圣的文学灵感一说吗?如果相信,您心目中的文学缪斯是谁?”

 

泽普里斯回答:“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十年前,我坚信缪斯灵感,但之后,我对这个概念的理解有了一些调整。我想关于缪斯这个概念,它其实是一个悖论,我心目中的缪斯,是那种灵感喷涌的时刻,但那是可遇不可求的,现在随和时间的推演,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一个作家对故事和语言的把握,那是一种持之以恒的训练。我认为灵感分成三个阶段:阅读阶段、构思阶段和创作阶段。在你日以继夜把你的思绪写在纸上的时候,得到缪斯的眷顾是幸运的,但一个作家不能等待缪斯。”

 

王苏辛说:“我曾经一度相信缪斯,当我的写作进入到第二阶段,当我要展开一篇新的作品,我会放一部经典文学作品在鼠标垫下面,仿佛在这样的过程中,我的作品能和自己喜欢的经典作品产生奇妙的联系。到后面,我不再需要这样一部作品,不再渴望呼唤一个缪斯,我现在觉得,无论我在任何地方,假如我想写,我就可以进行创作,只有在书写的过程中,一个作家才能找到自己想写的东西。”

 

在谈到自己的作品《白夜照相馆》时,王苏辛谈到自己在北京的经历。她当时面临着人生的岔路口,在一次闲逛中,一个复古照相机给了她灵感,使作家创作了这部关于记忆的真实与虚构的小说。写作小说,也是寻找精神故乡的过程,可能这篇小说也是我对精神故乡的一次追溯。

 

随后,泽普里斯也谈到了自己的故乡,围绕着对故乡的书写,他说:“为什么我这么在意二十世纪的历史呢,因为我们知道拉脱维亚从苏联独立出来才不过三十年,二十世纪这段历史对拉脱维亚影响很深。例如《公鸡山的阴影下》,这部小说涉及拉脱维亚的革命,我写作这部小说,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呼吁现在的人们重新关注那段历史。所以回到缪斯这个话题,对于我来说,我有两大缪斯,一个是拉脱维亚的历史和现实,一个是我的梦境。”

 

王苏辛同时提到,她当前的创作关注人的精神变化,用小说去书写一个人是怎么一步步成长的。她目前在写作长篇,但不会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每天她可能写五百字,也可能写两三千字,又或者不写,这取决于当天的写作状态。

 

在读者提问环节,一位读者提问王苏辛:“您有提到家乡发言的遗失,这是怎么发生的?您有过身份危机吗?”王苏辛说:“在我最初写作时,我渴望每个人的精神世界是平等的,但是实际上当我写作的时候,我发现我面临跟前辈不太一样的问题,第一个是故乡方言的流失,第二个是我对故乡的历史其实是缺乏了解的,这令我对故乡、方言、身份有了重新的思考。我发现当我认真处理人物,会发现不同人物的精神困境是如此的不同,这很难用一种普遍性去概括。”一个读者提问:“您觉得最顺畅的写作经验是什么?”王苏辛说:“我个人比较满意、顺畅的一次写作体验是对中篇小说《在平原》的写作,它是一次极具连贯性的写作。”泽普里斯说:“我认为今年我创作、搜集短篇小说是一个比较顺畅的过程。”与此同时,二人也聊到了彼此国家曾有过的文学论坛,以及它对青年写作者的意义。

 

过往4届中欧国际文学节,中国作家与欧洲作家相聚一堂,交流文学创作与思想,向公众呈现了一系列高质量的对谈活动。今年第 5 届中欧国际文学节,再一次,诸多优秀的中国作家及 27 位欧盟成员国作家,将延续中国与欧洲之间的文学对话。

 

活动最后,两位作家也对彼此互道祝福,并且非常高兴能参与这次活动。

 

(宗城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