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新闻稿:迪米塔尔·赫里斯托夫对话文珍:作家生活




北京时间2020年12月6日星期日下午5点,第五届中欧国际文学节展开了第二十六场文学对谈,由保加利亚作家迪米塔尔·赫里斯托夫对话中国作家文珍,对谈主题是“作家生活”。

 

迪米塔尔·赫里斯托夫(Dimitar Hristov)是保加利亚著名诗人、剧作家和文学翻译家、保加利亚作家协会及记者协会的会员。迪米塔尔于 1957 年出生在布拉戈耶夫格勒,毕业于索菲亚圣克里门特·奥里德斯基大学的保加利亚语言学和修辞学专业,曾担任保加利亚作家协会中诗歌相关问题干事、保加利亚作家协会创作基金会主席以及保加利亚作家文学报主编,还曾创建并主持了电视节目“每周诗歌”。目前,迪米塔尔·赫里斯托夫是保加利亚作家协会主席,获得过多个国家及国际文学奖。

 

文珍是我国作家,出版有小说集《夜的女釆摘员》《柒》《我们夜里在美术馆谈恋爱》《十一味爱》,台版自选集《气味之城》,散文集《三四越界》,诗集《鲸鱼破冰》。历获老舍文学奖、十月文学奖、上海文学奖、山花双年奖、华语文学传媒最具潜力新人奖、茅盾文学新人奖等。

 

对谈围绕两位作家的写作习惯展开,迪米塔尔首先阐述,作为一个人而言,他自己是十分内向的 ,但他的工作、生活却要求他保持外向,“我认为一个作家在写作过程中永远是向内的、寻找内心的过程,但同时又要向外寻求能吸引读者的方式。”所以迪米塔尔认为写作是值得一生去探索的过程,需要作家同时寻求向外和向内的交流方式,这一路上会出现很多惊喜和诱惑,而文学则是一个在人与人之间建立联系的不错介质。“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里有很多诱惑,尤其是物质上的,而作家在这一的求索过程中,不仅能给自己很多启发,也能给读者不少勇气。”

 

文珍自陈,她将写小说当作非常严肃的工作,写小说之余,她还写过诗歌等其他问题,在创作中,她会保持阅读大量其他领域的书籍,比如,自己最初是学金融专业的,因此她常会看一些投资报表等行业文献,通过广泛摄取不同领域内容,去更全面地认识这个世界。

 

在谈到写作的风格问题,文珍则提到自己曾为风格困扰,创作到了某个阶段,她感觉到自己的风格正在被一些新的思想感情所引导、重塑。“我相信一个真正好的作家会不断打磨、调整自己的写作风格。”但作家通常只能对自己某个阶段的状态负责。

 

迪米塔尔同意“风格不该成为一个作家的烙印”,同时他提到,很多作家都非常想达到某种风格,但自身的一些东西会把他往自己原有的风格上拉拽。“我们生活的世界是非常丰富的,每个作家都有很丰富的选择。”迪米塔尔把作家选择风格比喻成一个人走进服装店,最漂亮的却未必是最适合自己的,如果强行买下,反而会埋没原有的风格。“最适合一个作家的风格是最接近他的本我、真我的风格。”而有的作家选择某一个新的创作风格,实际上是为下一代人准备的,因此,我们不应该盲目顺从潮流或市场驱使,“我们应该相信我们的心灵和情感是在市场选择之上的。”

 

主持人邀请两位作家谈谈题材的话题。文珍认为,题材不是最束缚创作的,最束缚一个作家写作的应该是他当下对自我、对人心的认识。迪米塔尔则指出,艺术应该有不同种表现形式,作家不应该被形式的框架框柱。“生活应该是多种多样的,不是只有诗、电影或民俗作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找到一个最佳方式去表达我们想要表达的。”

 

作家之余的生活是什么样?迪米塔尔认为,作家也是个普通的人,他的生活也与普通人无异,他们应该能够与所有他们想要沟通的人沟通,也更应能站在其他人角度来看待这个世界,“他不仅能扮演好自己,也应该能扮演好自己笔下所有的人物。”

 

文珍则坦陈,自己不写作的时候会培养一些爱好,比如写毛笔字。平时的生活、旅行中,她也会和不同人广泛交谈,会尽力扮演好一个妻子、一个女儿、一个不错的朋友等角色,此外,她还养了三只猫,作为生活的调剂和增色。

 

在读者提问环节,两位作家分享了自己关注、欣赏的音乐、画家或电影创作者。迪米塔尔在学生时代认识了许多创作家协会里的朋友,大家经常一起交流、共同创作;文珍则也在平时的影展、音乐会等公开活动,认识了许多创作行业的朋友,她认为,文字创作者也可以从不同形式的艺术作品里汲取一些“二手经验”,打开自己的感受个感官世界。

 

过往4届中欧国际文学节,中国作家与欧洲作家相聚一堂,交流文学创作与思想,向公众呈现了一系列高质量的对谈活动。今年第 5 届中欧国际文学节,再一次,诸多优秀的中国作家及 27 位欧盟成员国作家,将延续中国与欧洲之间的文学对话。

 

活动最后,两位作家也对彼此互道祝福,并且非常高兴能参与这次活动。

 

(肖瑶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