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新闻稿:安蒂·萨尔对话真真:从孩子的角度创造

2020年11月14日下午五点,第五届中欧国际文学节第三场活动如期举行。爱沙尼亚的作家安蒂·萨尔和作家真真以“思维结构:从孩子的角度去创造”为主题展开对谈。

 

安蒂·萨尔是爱沙尼亚的著名作家和法语译者,斩获过多项儿童文学奖。安蒂的三个孩子给了他童书创作灵感,爱沙尼亚的儿童文学中心称他“沉浸在儿童的世界里,能够瞥见日常生活中的特别之事。他的作品往往脱离现实,流畅、诙谐、措辞讲究,多用易感知的词汇。”

 

真真是中国内地的90后作家、诗人、译者,从11岁开始发表作品,并译有法国、荷兰、加拿大等漫画家的绘本作品。中国作家协会称:“她的作品都有透明干净,雅致温暖的美感,她的作品总是蕴藏着爱的满足和失落。她关心的是人与人之间如何相互接纳、彼此信赖,甚至是在跨越时空的情况下。而且她的作品神奇地同时带有浓浓的东方和西方的民间文化色彩。”

 

本次对谈紧扣了第五届中欧国际文学节的主题“复苏/省思”,两位作家在交流分享儿童文学的创作经验的同时,也向读者讲述了自己对儿童文学的理解。对于他们来说,儿童文学不仅是充满童趣和想象的故事,也蕴含了各自对儿童成长和情感需求的反思,以及对具有公共性的社会议题的回应。

 

在被问道最喜欢的自己创作的作品时,真真认为自己最喜欢的是《友妖经》,它讲述了49个生活在现代的妖怪。在古代,妖怪故事总是被用来吓小孩子,而《友妖经》也传承中国的妖怪传说的同时也融合了现代色彩。真真以《雾霾机》为例,在她看来“雾霾”这一意象也是自己对现代污染和治理的回应。

 

在安蒂·萨尔看来,《安妮的东西》是自己最喜欢的作品,它的灵感来源于自己最小的女儿伊达。与充斥着天马行空的想象的真真的作品不同,他希望从现实生活中汲取灵感,发现日常生活中孩子的情感,没有一个部分超过现实。他试图把对孩子来说非常珍贵的人和事融入到自己的作品里。

 

在被问到,创作儿童文学和给成人看的作品有何不同,又有哪些关键因素时,真真认为这两种创作各有难点,但是给孩子的创作更加纯粹,需要作家不断提炼和追问自己。比如,她自己非常喜欢“死亡”、“情感”、“爱情”等主题,但这些主题却不能向给成年人看的作品那样直接书写,它们比较难向孩子阐述,因此如何将情感包含在故事后面,就成了需要处理的命题。

 

真真的观点得到了安蒂·萨尔的认可。安蒂还补充道,“儿童经验”的复现也是创作的重要资源。他不仅观察儿童的思维方式,而是将自己设身处地的将自己变成儿童。此外,他认为接受和赞美过去的自己时非常重要的,因为人在成年时得到认可会变得特别困难。

 

在谈及作品的意象等细节问题时,真真谈到了《门》这一故事。故事讲述了“孩子从出生到死亡要经历多少扇门”。这些“门”意味着生活中的种种可能性,比如外出求学和或者决定辞职,回到故乡陪伴家人。真真认为,“门”这一灵感来源于当时自己凝滞不前的生活,比如自己拿着稿件推开出版社的门,因此渴望从“门后”到“门前”的努力成了她创作的来源,她觉得所有事情都可以用这样的“门”来概括。从这个角度来说,《门》不仅仅是一个童话故事,更是对生活中那些得到和失去的回应。

 

安蒂·萨尔则认为自己在选择创作素材时,不会特意追求想象,而是想要从平凡生活中获得资源。《我们处理问题的方式》一书就是基于这样的灵感来创作,他认为孩子看待世界的方式非常现实和自然,有些事情对成年人来说很稀松平常,比如父亲剃了又长出来的胡须,对于成人来说有些“无聊”,但在孩子眼中却很有趣,而这也是孩子在认知尚未成熟时,探索世界的一种方式。

 

在读者提问环节,有读者问道,儿童文学该如何吸引儿童的注意力,儿童是否又需要通过作品理解阴暗面。安蒂·萨尔认为给孩子读睡前故事,创造一个好的阅读环境,对于激发儿童的阅读兴趣十分重要。真真则以《哈利·波特》为例,认为“伏地魔”这一类坏人的描写较扁平,但已经起到了让她认识到“人在发生噩运时是无能为力的”,孩子需要意识到这些生活中的不确定性,明白“所有事情都不是理所应当的”。

 

中欧国际文学节已经举办了4届。每年的文学节,中国作家与欧洲作家就生活、社会的各层面,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与探讨。第五届欧洲文学节也将继续在中欧关于文学的对话中,碰撞出思想火花,给予读者启发和思考。